1. 俄譯本《阿Q正傳》的誕生:王希禮翻譯魯迅名著
        2011年1月7日  出處:

        俄譯本《阿Q正傳》的誕生

        1936年7月21日,魯迅在病中應捷克漢學家雅羅斯拉夫·普實克的請求,作《捷克文譯本〈短篇小說選集〉序》。在該序文中,魯迅說道:“人類最好是彼此不隔膜,相關心。然而最平正的道路,卻只有用文藝來溝通,可惜走這條道路的人又少得很?!蓖跸6Y就是魯迅說的這“少得很”中的一個。他就是第一個把魯迅的名著《阿Q正傳》譯成俄文,而后介紹給蘇聯廣大讀者的著名漢學家。

        (一)

        王希禮是其來華后取的漢名,1899年12月8日出生于圣彼得堡一個普通職員家庭,1922年畢業于彼得格勒大學社會科學系中國部,1924年春來到中國實習,先后擔任蘇聯駐華總領事館和蘇聯駐華武官秘書。當時正值中國大革命風暴前夕,河南同全國一樣,革命形勢蓬勃發展,與廣州、包頭同為全國三大革命熱點地區。應廣州革命政府和孫中山的邀請,共產國際向這三處分別派遣了軍事顧問團。1925年春天,王希禮被分派到以斯卡洛夫為團長的蘇聯軍事顧問團,來到開封的國民二軍中開展軍事顧問工作。就在王希禮抵達開封不久,曹靖華也受李大釗派遣,回到第二故鄉開封,在蘇聯軍事顧問團當翻譯。

        革命把王希禮和曹靖華首先連在了一起,就這樣,兩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在開封保定巷6號大院他們工作的地方相識了,一個通俄語兼懂漢語,一個通漢語兼懂俄語。由于顧問團懂俄語的中國人很少,每當王希禮與中國人接觸或做翻譯時,一開口常遭人嘲笑,搞得十分尷尬。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位通曉俄語且能同時用流利的俄語、漢語與他交流的中國同事,自然是非常高興,不僅可以弄明白別人為什么老是譏笑自己,而且也能及時糾正以前學的錯誤、彌補自己的不足,同時也進一步學習了漢語、提高了自己的漢語口頭表達能力和文字寫作水平。因此,自從遇到曹靖華后,王希禮總是急不可耐地把自己的滿腹心事向他傾訴。

        當時戰事和工作十分繁忙,在難得閑暇的一個周末,王希禮和曹靖華一起登上開封著名的古建筑龍亭。憑欄遠眺,巍巍鐵塔,滔滔黃河,盡收眼底。王說:“多么好呀,你的故鄉!中國的地下火就要噴發出來了,這是多么激動人心的時刻呀!你說,我該怎樣才算不虛此行呢?”曹答道:“你指的是什么?”王說:“過去,我以為中國的現實就是《聊齋》,現在才知道不是那樣,繼續關在《聊齋》里非要把我悶死不可!你勸我讀一點中國的現代文學作品,但我該從哪里起步,先讀誰的作品呢?”曹答道:“你最好先看看魯迅的《阿Q正傳》?!?

        王說:“魯迅是誰?《阿Q正傳》是一部什么樣的作品?”曹答道:“現在你還沒看書不好多談,待你看了書后咱們再詳談?!睆凝埻せ貋?,曹靖華把手邊的一本《吶喊》送給王希禮,對他說:“這里面有《阿Q正傳》?!蓖跸6Y同時又回贈了一本俄文短篇小說集《十三只煙斗》。

        (二)

        過了幾天,王希禮看了《阿Q正傳》后非常興奮地對曹靖華說:“魯迅是同我們的果戈理、契訶夫、高爾基一樣的世界大作家!”他決心把《阿Q正傳》翻譯成俄文,并說:“我如果真的能把這件事做好,也可以算是沒有白來中國了?!辈芫溉A看著他激動的神情,知道《阿Q正傳》就像一把火,燒得他坐臥不寧了。王希禮又急切地說道:“書里面還有不少地方看不明白,你一定要幫助我?!辈苡淇斓卮饝?。

        王希禮說干就干,很快就開始翻譯了,翻譯中一遇到疑難便找曹靖華商量,他們一起議論、琢磨、切磋、推敲和商榷,很多問題經商量后予以定奪,兩人合作得十分愉快,但并不是所有問題,曹靖華都能解答,甚至商量后也難以解決。最后曹靖華說:“這樣吧,咱們把解決不了的疑難問題集中起來,直接向魯迅先生求教?!蓖跸6Y瞪大眼睛說:“直接向魯迅先生求教能行嗎?”“他可是有名的大作家??!”

        經過商量后,他們將解決不了的問題匯集起來,由曹靖華寫信寄給魯迅先生,說明他有一個蘇聯朋友漢名叫王希禮,曹要替王幫忙,信中還附有王希禮的一封信。假托王由上海往漢口,無意中讀到《吶喊》,讓他對中國新文學產生了強烈興趣。同時說他已著手翻譯《阿Q正傳》,擬寄往莫斯科出單行本,請曹轉告魯迅先生懇請其為俄譯本寫序言、自傳并提供一幅照片。很快,在他們熱切期盼中,果真就收到了魯迅先生的回信。1980年,曹靖華在回憶此事時說:“至今我還記得,我和王希禮拆開信時的急切心情和看到魯迅先生詳盡解答所有疑難的高興神色。不久,《阿Q正傳序》、《自敘傳略》和魯迅先生照片都寄來了。我們要求的,魯迅先生全照辦了。從這里我們也可以看到,魯迅先生對《阿Q正傳》俄譯本是多么重視??!魯迅先生在信中不僅解答了疑難,還特意為賭博繪了一張圖,說明‘天門’、‘角回’的位置和賭法。這第一手的圖解,恐怕是《阿Q正傳》所有外文譯本都不曾得到的最翔實的材料了。魯迅先生那種懇切、認真的嚴肅態度,實在令我和王希禮異常的敬佩,是值得我們永遠懷念和效法的?!辈芫溉A還說:“我向魯迅先生求教的第一封信,他是1925年5月8日收到的。第二天即復信給我和王希禮。這個日期《魯迅日記》中記載有,我也記得分外清楚,因為這是我和魯迅先生通信的開始?!?

        查閱《魯迅日記》,那段時間,有如下相關記載:5月8日:“午后……得曹靖華信?!?月9日:“下午……寄曹靖華信,附致王希禮箋?!?月20日:“晚……得曹靖華信?!?月27日:“下午……寄曹靖華信?!?月28日:“午后往容光照相?!?月6日:“晚往容光取照相?!?月8日:“下午以《阿Q正傳序、自敘傳略》及照相一枚寄曹靖華?!?

        5月28日《魯迅日記》后面,有一條《注釋》:《阿Q正傳》俄文譯者王希禮向魯迅索序、自傳和照片,魯迅是日往容光照相館照相,次日作《俄文譯本〈阿Q正傳〉序及著作者自敘傳略》,后收入《集外集》。這說明自5月8日至6月8日,一個月時間里,魯迅先生于百忙中,將曹靖華與王希禮兩個素昧平生的青年向他提的所有要求,都一絲不茍地一一解答了。這除了魯迅先生一貫的熱忱、嚴謹、周到、細致,“俯首甘為孺子?!钡淖黠L外,也確如曹靖華所說:“從這里我們也可以看到,魯迅先生對《阿Q正傳》的俄譯本是多么重視??!”魯迅先生在為俄譯本寫的《序》中說:“這里我是很應該感謝,也很覺得欣喜的事,就是:我的一篇短小的作品,仗著深通中國文學的王希禮先生的翻譯,竟得展開在俄國讀者的面前了……看人生是因作者而不同,看作品又因讀者而不同,那么,這一篇在毫無‘我們的傳統思想’的俄國讀者的眼中,也許會照見別樣的情景的吧,這實在是我覺得很有意味的?!痹凇岸韲x者的眼中,也許會照見別樣的情景”,這正是魯迅先生所期待的。這里需要說明的是:那段時間,《京報》編輯向魯迅先生索稿,魯迅先生便將附在曹靖華信中的王希禮的信給了他們。6月9日《京報》副刊24期以《一個俄國的中國文學研究者對于〈吶喊〉的觀察》為題刊出。

        (三)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魯迅先生與曹靖華和王希禮通信及相關事宜,在《日記》中還有如下記載:6月14日:“晚……得曹靖華信?!?月10日:“下午靜農、目寒來并交王希禮信及所贈照相,又曹靖華信及譯稿?!?月13日:“午后……寄曹靖華信?!?

        據曹靖華后來回憶:“大約在1925年6月底或7月初,張目寒去開封,抽空去我那里,也見了王希禮。我們托他將信、王希禮送給魯迅先生的照片等帶給魯迅先生。后來魯迅先生給我們回了信,準確內容記不清了。7月10日張目寒會同臺靜農去魯迅寓所時,將我們的信與王希禮的照片轉交給他?!?

        后來,王希禮先于曹靖華離開開封。王希禮離開開封時,曹靖華將魯迅先生住所的詳細地址告訴了他?!遏斞溉沼洝酚嘘P魯迅先生與他會面的情況,有這樣的記載:

        1925年8月11日:“午后往北京飯店看王希禮,已行?!蓖?0月25日,這一天《魯迅日記》載:“下午王希禮來,贈以《蘇俄文藝論戰》及《中國小說史略》各一本?!?0月28日魯迅先生去王下榻處回訪:“下午往六國飯店訪王希禮,贈以《語絲》合訂本一、二各一本?!?927年5月27日《魯迅日記》方載有:“上午得王希禮信,五日上海發?!?

        后來,《阿Q正傳》俄譯本直到1929年由列寧格勒激浪出版社出版,書名為《阿Q正傳——俄文版魯迅短篇小說集》。書中除《阿Q正傳》外,還收入什圖金、卡扎克維奇等翻譯的魯迅先生的《孔乙己》、《風波》、《故鄉》、《幸福的家庭》、《高老夫子》、《頭發的故事》和《社戲》等七篇小說。

        《阿Q正傳》俄譯本出版后,王希禮立即送給曹靖華一本,還請他將另一本轉給魯迅先生。那本扉頁上寫道:“魯迅留念,王希禮贈,一九二九年八月?!边B同王希禮當年送給魯迅先生的照片,現均由北京魯迅博物館珍藏。

        石耘

         (本文已被瀏覽 2719 次)
        博雅翻譯

        成都博雅翻譯公司

        電話:028-86183368 028-86180138

        微信:13688066333

        E-mail:cd@boyafanyi.com

        QQ:3263323137

        地址:成都市金牛區花牌坊街168號花都財富大廈15層

        博雅(深圳)多語言翻譯有限公司

        電話:0755-23995119 13302464450

        微信:13302464450

        E-mail:sz@boyafanyi.com

        QQ:3417578828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紫竹七道8號求是大廈西座28層

        上海朗傳翻譯公司-博雅(上海)客戶服務中心

        電話:021-52655155 13817937934

        微信:13817937934

        E-mail:sh@boyafanyi.com

        QQ:3473806116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漢中路158號漢中廣場11層

        重慶博雅翻譯服務有限公司

        電話:023-88950448 023-88950449

        微信:18725805778

        E-mail:cq@boyafanyi.com

        QQ:2823644970

        地址:重慶市江北區北城天街46號九街高屋A座12層

        官方 網址: http://www.boyafanyi.com
        成都博雅翻譯公司
        Copyright © 2000 - 2020 Learned Transl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雅翻譯 版權所有 蜀ICP備08005936號
        Powered by
        日本边添边摸边做边爱喷水|91精品国产高清久久久久久91|国产猛男猛女超爽免费视频|国产第一页久久精品免费